快捷搜索:  美女    名称  交警  美食

那个地方,最好连爸爸都不存在

开始以为你不懂我

后来才渐渐明白

其实是我不懂你

不懂你爱得深沉

 

我叫展珞珞,我爸爸叫展腾飞。人家都说,我跟我爸爸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可惜,爸爸有酒窝,我没有。有时候我觉得我们简直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,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物。而有时候我会觉得,我就是他,他就是我,我们是同一个人。

— 接上文 —

我拉着米萱儿躲开他,他死皮赖脸地追来。

“女厕所,一块儿去吗?”我扭头狠狠地瞪他。

他抓抓头,嘴巴一歪,转身走开了。

从一年级到四年级,我和他做了整整四年邻居。他家就在我家的正后方,两幢楼之间隔着一个窄窄的花园。

爸爸带着我搬去临港花园的时候,曹小得全家已经在那儿住了N年,用曹小得自己的话说,那是他下榻人间的块福地。

一年前,上五年级时他跟着爸爸妈妈搬走了,搬到高大上的金科御府享大福去了。

而我留在了原地。

爸爸说过,他什么都能给我买,除了房子和月亮。

每个月的28号,爸爸的手机会收到还款提醒,我们居住的临港花园5幢505室还欠着银行一屁股债,得还上好多年。

至于他的那辆车,上个月总算交完最后一笔贷款,终于完完全全属于我们了。

我从来不敢奢望还能搬新家,实际上,这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已经完全能够满足我和爸爸的生活需要。

我不要房子不要月亮,要的是找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脱掉自卑的外套,给自己一个机会,重新面对一切。

而那个地方,最好连爸爸都不存在。

对,不要他。

他给了我圆圆的永远不被欣赏的外表,给了我平淡无奇的智商,又塞给我一颗敏感脆弱的心。

他一本正经到近乎严肃,更别说幽默感和浪漫。

他丝毫不了解我,永远无法体会我内心真实的想法,迟钝到一点儿都不会察言观色,推理能力几乎为零。

又笨又倔。

情商低到尘埃里。

我需要离开他。

那个地方最好能把夜里的我也一块儿收容,是个寄宿制学校。

我迫切地想要得到这个机会,等不及毕业。

这些复杂的想法我没有告诉米萱儿,我只是简单地对她说:“这所小学的饭菜我已经吃腻了,想趁着还没毕业尝一尝别的小学饭菜的味道。

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她的小眼睛里满是“誓死相随”的傻样。

我有些感动。

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抛弃我,我还有米萱儿。一直以来,我和她之间有一种“同是天涯沦落人”的惺惺相惜,是相依为命的同类。

— 未完待续 —

★ 本文内容节选自《爸爸的甜酒窝

徐玲 著

即将上市,敬请期待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